扑克王在线贝佐斯即将卸任:亚马逊、公益和太空哪个更重要

文章正文
2021-06-07 00:03

7 月 5 日,扑克王在线亚马逊创始人(现任 CEO)杰夫・贝佐斯在公司年度股东大会上宣布,他将于 7 月 5 日正式辞去 CEO(首席执行官)一职。

对于外界而言,这位 57 岁、身价高达 1900 亿美元的世界首富接下来要做什么,似乎远比亚马逊公司未来将走向何方更为引人关注。

交棒亚马逊最大的“功臣”

一个多月后,贝佐斯将把公司的控制权交给安迪・贾西,后者是亚马逊 AWS 首席执行官。卸任 CEO 之后,贝索斯将担任亚马逊公司的执行董事长,也就是“退而不休”。实际上,他仍是亚马逊的最大股东,拥有公司 10.6% 股份。

早在今年 2 月份,亚马逊方面就透露了这一领导层的重大变动信息,称安迪・贾西将在第三财季接任。然而在上周四之前,亚马逊一直未透露这一变化的确切日期。

之所以选在 7 月 5 日这天,对于贝佐斯而言还是略有“感伤的”—— 亚马逊于 1994 年的这一天正式成立,至今已经 27 年了。

贝索斯周四在会议上表示:“我很高兴能够接下来担任 (执行) 董事长一职,我将把精力和注意力集中在新产品和其他项目上。”所谓的新产品,应该是他几个月前提及的想把更多时间放在亚马逊公司之外的新项目 —— 包括贝佐斯地球基金 (Bezos Earth Fund) 和蓝色起源 (Blue Origin)。

贝佐斯认为继任者安迪・贾西将会成为“一位杰出的领导者”。后者于 1997 年从哈佛商学院毕业,进入亚马逊之后工作至今长达 24 年,也正是这个安迪・贾西,将亚马逊从一家电子商务企业转型为一家高利润技术公司,巩固了 AWS 业务的优势并称雄于全球云计算市场。在亚马逊管理层,安迪・贾西一直被称为贝佐斯的左膀右臂,从 2016 年升任亚马逊最赚钱部门(AWS)的 CEO 后,他就被视为 CEO 的最佳继任者。

显然,一个多月后走马上任的贾西,面对的将是一个更为复杂的局面。

周四早间,亚马逊宣布将以 84.5 亿美元收购米高梅 (MGM) 的消息,以及随后不久股东大会上出现的一些尖锐提问,都证明了贾西将接管一家日益复杂、时时处在风口浪尖的巨型企业。

收购米高梅,是贝佐斯卸任 CEO 前给继任者留下的一个挑战,如果一切 OK,这将是亚马逊 2017 年以 137 亿美元收购全食超市之后,交易数额最大的一次收购举措。外界一致认为,这将继续提升亚马逊在全球流媒体服务领域的竞争力。

不过,更多的麻烦出现在股东大会上出现的很多提议中 —— 尽管这些提议最终都被否决了。有一项提议是允许一名按小时计费的员工在公司董事会任职,此外还有面对反垄断调查的一些提议。虽然没有成功,但这项动议突显了亚马逊最近因其仓库工人不公平待遇而面临的批评。

在股东大会上,贝佐斯被股东问及亚马逊庞大的业务规模以及面对的反垄断调查。此前一天,美国华盛顿特区总检察长以违反反垄断法为由对美国电子商务巨头亚马逊公司提起诉讼。诉讼称,亚马逊以非法使用价格协议的手段消除竞争并抬高物价。

贝佐斯对此的回答是:“我想说,在我们从事业务的任何地方,在任何行业,我们都面临着来自成熟公司的激烈竞争。”他强调,“零售业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行业,远没有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

对于亚马逊很多新业务上的投入,贝佐斯承认目前仍在致力于进行一些可能最终失败的重大投资,比如亚马逊的远程医疗服务和柯伊伯 (Kuiper) 卫星互联网网络工程。贝佐斯认为,“要获得高于平均水平的回报,唯一的办法就是承担更大风险,而很多风险是没有回报的。”

他对成功与失败的经典理论是众所周知的。在亚马逊 2019 年致股东信中,贝佐斯就表示,优秀的领导者要坦然面对失败:随着公司的成长,一切都需要同步增长,包括那些失败尝试的代价。如果一家公司如果在某个项目上失败了,但是失败的代价相比于公司规模来说很小,那么即便这个项目成功,可能也没有太大意义。

“如果亚马逊偶尔出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失败项目,那么这时亚马逊肯定是在进行和公司规模相匹配的试验。而对于股东来说,就算只有一个试验成功了,这带来的收益就能抵消很多个失败试验的成本。”这是贝佐斯当时的一句名言。

亚马逊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外界对于贝佐斯的“退”,多数仍抱着积极的态度。作为董事会执行主席,贝佐斯将领导董事会,密切为新 CEO 贾西提供建议,并对自己白手起家建立的商业帝国保持重要影响力。

“董事会执行主席通常会非常投入,而他看起来会作为贾西的合作伙伴那样,继续对公司的发展投入精力。这是一件好事。”长期关注亚马逊公司的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迈克尔・尤西姆对媒体表示。

亚马逊公司新任 CEO 安迪・贾西

在他看来,作为公司的执行董事长,贝佐斯可以在公司发展的道路上继续指引方向,“但也不必再为公司未来的战略成败负责。”“我认为,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我们不会看到亚马逊在业绩上有太大的摇摆。”尤西姆迈克表示。

其他行业分析人士也认为,两人的交接和过渡将是无缝的。因为贾西在亚马逊工作的时间几乎和贝佐斯一样长,而且还一直是贝佐斯的左右手,所以贾西很可能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的培训,以成为贝佐斯的继任者。

沃顿商学院营销学教授芭芭拉・卡恩对此表示赞同,她认为贾西在 AWS 任期里的优秀成绩表明,这位继任者“完全被贯彻”了亚马逊的企业文化和精神。“和贝佐斯一样,他也是一个创新者,他发展壮大了亚马逊最赚钱的部门 AWS,他的优势在未来也会得到回报。”

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亚马逊的战略在未来几年不会发生巨大变化,过去 25 年来,亚马逊的战略一直保持一致 —— 以客户为中心,尽并为之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消费者在与亚马逊的日常交易中不会注意到这种管理层的重大变化。”卡恩强调。

有华尔街分析人士指出,CEO 继任在商界是司空见惯的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即便不拥有亚马逊纯正的企业文化血液,贾西也有很大的前途。

“想想蒂姆・库克,他继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 之后成为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而且业绩一直良好;桑达尔・皮查伊 (Sundar Pichai) 从创始人拉里・佩奇 (Larry Page) 和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 手中接过谷歌大权,也延续了谷歌的行业影响力。要想保持亚马逊的增长轨迹和盈利能力,贾西当然会面临巨大的压力,但是他在 AWS 的能力显示其没有太大问题。“一位华尔街分析师评估指出。

“尤其是现在是一个不同的互联网时代了。要想让亚马逊保持其惊人的增长势头,需要一套不同的技能,也需要不同的领导风格。”诺顿商学院教授尤西姆表示,“我认为贝佐斯可能在安迪・贾西下决心的时候会这样对他说 —— 做你自己,你不是我,这是一个不同的时代。你必须以自己的方式来领导亚马逊。”

的确如此,至少硅谷舆论普遍认为,如果有谁能延续贝佐斯开创的这个事业,那一定也只能是像贾西这样的人。

不过对于亚马逊未来三到五年的发展前景,有分析人士指出,贾西将不得不解决该公司未来将面临的一些难题和争议,包括假冒和劣质商品、潜在的反垄断诉讼和员工不公平待遇。

另一个尴尬境况,是亚马逊(主要是贝佐斯本人)的财富变化与社会公平问题。

近期,在由麻萨诸塞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 (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 的经济学教授贾亚蒂・戈什参与并提交的一份经济调查报告中,相关数据显示:2020 年 3 月至 12 月,全球亿万富翁的财富总额增加了 3.9 万亿美元,达到 11.95 万亿美元。

报告显示全球资产排名前 10 的富豪,整体净资产同期增加了 5400 亿美元。榜单上的富豪包括贝索斯和马斯克,以及比尔・盖茨和脸书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相关研究人员认为,新冠疫情导致互联网巨头的收入暴增暴露出了经济差距,报告呼吁提高对这些超级富豪的财富和巨头企业的税收,同时加强对普通工人的收入保障,以及对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支撑。

“了解一家公司在其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包括该公司如何对待员工(包括兼职人员)、环保和可持续发展问题等,将变得更加重要。考虑到过去贝佐斯领导下亚马逊围绕这些问题的争议,公平地说,有一个新的领导人可能是一件好事。”一位华尔街分析师指出。

功成身退和廉颇尚能饭否?

有业界人士认为,57 岁的贝佐斯此时选择离开亚马逊的 CEO 岗位,有些像是“急流勇退”。

不过,他自己则表示此举“不是为了退休”。

贝佐斯将继续担任亚马逊的执行董事长,也就是站在另一个高度继续关注亚马逊的发展,脱身一线管理工作,他计划专注的“新产品和新举措”有以下这些:

第一天基金

贝佐斯 2018 年 9 月宣布成立的一项慈善工作,为现有的非营利组织提供资金,帮助贫困家庭,并在低收入社区创建一个新的、非盈利的一级幼儿园网络。

蓝色起源

贝佐斯设立的太空公司,旨在通过可重复使用的运载火箭使进入太空的成本更低。该公司目前正在测试火箭系统,以及名为“蓝月亮”(Blue moon) 的月球着陆器,计划在 2024 年进行首次任务。

贝索斯地球基金

2020 年贝佐斯承诺向致力于保护环境和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科学家、活动人士、非营利组织和其他组织提供 100 亿美元的资金。2020 年 11 月,他宣布了首批 16 名受助人,获得的赠款总额为 7.91 亿美元。

《华盛顿邮报》

贝佐斯于 2013 年收购了这一老牌报社,并期待重振该品牌,使其成为在线媒体领域的强大参与者。

回顾一下过去十年来贝佐斯的多项新工作,一部分是公益项目,一部分是“未来”的项目,比如他重金押注的蓝色起源(不过目前被马斯克的 Space X 压着一头)。

这也是外界对于贝佐斯选择卸任 CEO 举措有些“廉颇老矣”观点的原因之一。毕竟在 FAANG 互联网五巨头(Facebook 脸书、apple 苹果、amazon 亚马逊、Netflix 奈飞、Google 谷歌)之中,除了小年轻扎克伯格,贝佐斯是唯一在位的创始人了。

而环顾四周的互联网巨头和科技新秀,包括最近几年在太空事业竞争中频频让他吃瘪的马斯克,基本上都是硅谷青壮年创业精英。

如果把时光推回到 1994 年,那时候刚刚辞去利润丰厚的对冲基金工作,在华盛顿州一个车库里创办互联网书店的贝佐斯,也是年轻创业者的代表之一。

彼时,互联网世界还是在懵懂和龟速中发展,全球只有 0.447% 的人有能力接入互联网,如果你有幸成为其中一员,也很可能是拨号上网。当时,美国在线每月 5 小时的拨号上网费高达 19.95 美元。

正是这种萌芽状态,让亚马逊有了极大的发展机遇:美国的互联网接入率从 1993 年的 0.252% 到 1995 年的 0.777 %,再到 1999 年增长为 26.2%。当 2006 年亚马逊市值 50 亿美元的时候,这个接入率是 41.5%;到了 2020 年亚马逊市值突破 1.6 万亿的时候,全美宽带接入率达到了 93%。

但是,天花板也开始出现了。所以作为《星际迷航》的忠实粉丝,贝佐斯在前几年开始琢磨起了太空生意(蓝色起源)。

贝佐斯应该想不到,近年来在太空业务上的主要竞争对手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在他 1994 年创立亚马逊的时候正在打两份暑期实习工:一个是能源存储初创企业 Pinnacle Research Institute,另一个是总部位于帕洛阿尔托的 Rocket Science Games。

而在那一年,脸书的 CEO 马克・扎克伯格刚满 10 岁,至于当下火爆的社交网络 SnapChat 的联合创始人埃文・斯皮格尔 (Evan Spiegel),那时候也刚满 4 岁。

至于同辈中人,那一年走背字的史蒂夫・乔布斯 (Steve Jobs) 正在运营 NeXT,该公司终于宣布实现了首次盈利 (100 万美元);而谢尔盖・布林 (Sergey Brin) 刚从马里兰大学毕业不到几个月,拉里・佩奇还在密歇根大学上大三,这两位未来的谷歌联合创始人要在几年后才萌生出“谷歌”这个念头;至于如今的流媒体巨头 Netflix,也是在贝佐斯开始创业三年后才正式成立。

虽然如今 FAANG 中亚马逊并不是排在最后面的两个,但是对于瞬息万变的互联网世界来说,新老交替、观念转换已经成为必然。这也是微软比尔・盖茨和谷歌两位创始人早早交棒的原因之一。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文章评论